新安江再探路,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不满足于“水质对赌”

综艺节目 浏览(1960)

  摘要:新安江要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再探新路。

  

新安江,联系起了下游的杭州与上游的黄山。近日,记者在首届黄山发展大会上获悉,浙皖两省正在谋划共建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

  作为我国跨省流域横向生态补偿的首次实践,新安江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首轮试点于2012年正式实施。这一被形象地称为“水质对赌”的生态补偿协议每年设置5亿元的补偿资金,其中中央财政3亿元、皖浙两省各出资1亿元。年度水质达到考核标准,浙江拨付给安徽1亿元,否则相反。

  七年过去,新安江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本身不断进行自我完善。2015年启动的第二轮试点,将补偿额从每年皖浙两省一亿元提升至两亿元,同时考核标准也提高了7%,监测项目从原来的29项增加到109项。去年启动的第三轮试点,又首次提出鼓励通过设立绿色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融资贴息等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加大新安江流域综合治理和绿色产业投入。

  新安江流域总体水质为优并稳定向好,跨省界断面水质已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Ⅱ类标准,每年向千岛湖输送60多亿立方米干净水。2015年,新安江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引来各地纷纷效仿。据统计,目前国内共有七个流域正在开展跨省流域生态补偿试点工作。

  不过,发展和保护的矛盾也依然存在。“前两轮试点黄山市累计为新安江生态保护投入资金120.6亿元,但补偿资金仅有35.8亿元,资金压力仍然较大。”黄山市新安江流域生态建设保护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几年来黄山市拒绝了大批企业进入,并加快工业企业关停并转、转型升级步伐。为了保护水质,新安江沿岸的渔民和养殖户,拆了网箱。

  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指出,新安江保护的压力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首先是上下游贫富差距较大,上游群众脱贫致富的愿望强烈,流域水环境保护的压力持续增加。其次是单一的资金补偿存在局限性,且补偿标准与治理资金相比缺口较大。最后是生态系统综合保护和协调不足,没有实现山水林田湖草的协调设计和全面布局。”

  如何破局?王金南认为,生态补偿应该走向多元化、系统化、市场化、法治化、平台化的改革方向,探索形成多主体的区域合作和利益分配机制,以生态补偿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海系统保护,建立面向生态补偿的GEP核算体系和基于环境市场配置的生态激励机制,并尽快考虑制定生态补偿相关法律。

  去年10月,皖浙两省签署了《关于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的协议》,正式开启第三轮新安江流域跨省生态补偿试点。与此同时,打造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的设想也开始浮出水面。去年11月,安徽省长三办向黄山、宣城两市和省直有关单位印发了相关工作方案。

  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的建设范围暂定为皖浙3市10县(市、区)。其中安徽境内含黄山市屯溪区、徽州区、歙县全境以及黄山区、休宁县、黟县、祁门县和宣城市绩溪县部分地区,流域面积6736.8平方公里;浙江境内含杭州市淳安县全境以及建德市部分地区。

  与原有的新安江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内容相比,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全面升级。在合作方式上,由单一的资金补偿向产业共建、多元合作转型,实现绿色产业化、产业绿色化。同时深化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鼓励其他收益对象明确、双方补偿意愿强烈的相邻县(市、区)开展生态补偿。

  在补偿范围上,从原来的“水质对赌”向山水林田湖草全要素扩展,推进大气污染协同防治和森林资源保护协同发展,探索建立湿地生态效益补偿制度。

  在产业延伸上,打通“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转化通道,大力发展与生态环境相适宜的研发设计、科技服务、文化创意、体育健康、养老服务、全域旅游等现代服务业,推动皖浙旅游深度合作,探索将新安江一千岛湖一富春江打造成中国最美山水风景带和世界文化旅游目的地。

  “生态补偿是生态文明体制的‘四梁八柱’之一,新安江千岛湖生态补偿试验区的建设,将是探索建立生态环境资源全域配置的生态共同体的一次重大机遇,新安江要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再探新路。”王金南说。

达到当天最大量